用户24601

【翻译】Koherance(上) by Fayth3(超沙雕小甜文)

Koherance by Fayth3

这篇我真是笑到重生!

“你确定你没问题吗?”Rose关切地看着博士。

他用手把湿哒哒的头发从脸上扒拉到一边,西服里面拧出来的冰凉的水淌得TARDIS上到处都是,引起被惹恼了的控制台发出一阵哔哔声。感谢多此一举,她不是非常希望自己的电路被泡在凉水里。

“没问题,没问题得像……梅雨季一样。”Rose朝正在为自己的双关语自鸣得意的Doctor翻了一个白眼。("Yep, right as … rain." 原版双关在这里。)

她并不觉得这很好笑。他说他只会出去几分钟,但实际上他出去了好几个小时。她现在依然能听见刚刚困住Doctor的大暴雨敲击TARDIS门板的声音仿佛滚雷。

“听起来好像洪水爆发,”Rose说着伸手接住Doctor湿漉漉的头发上滴落的水珠。“我们是不是应该集合每种动物各一对了。”

他耸了耸肩,但是变成了一阵冷颤。Rose阴沉下脸来。

“说真的,你这样会着凉生病的,快去洗一个澡,好吗?冲一个热水澡,然后我给你泡茶,怎么样?”

“我很en好。”他因为牙齿打战得咬不清字。

Rose一手叉腰一手指向一扇门。“快。去。”

Doctor又打了一个冷颤噘着嘴说,“好吧,但是只是因为我觉得我冷。”

他朝那个门走去突然快速转过身来,“我能再来点饼干吗?”

Rose偷笑,“可以。”

“还有吐司?”

“洗澡!”Rose再一次指向那扇门,他立刻闪身消失了。

Rose小心翼翼地托着餐盘走到Doctor房间的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尽力维持一个摆得满满的餐盘的平衡一便能腾出一个手来敲门。

“Doctor?你现在方便让我进去吗?”

里面没有传来任何答复所以她又问了一遍。

“我进来了,可以吗?”

里面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所以她推开了门慢慢走进去。

Rose曾经进过Doctor的房间很多次。他经常在她路过的时候叫她进来,询问一下她的意见或者只是为了聊聊天。Rose曾经蜷在他的床上好几个小时聊一些有的没的。

但是当她看见Doctor瘫在床上,一条湿漉漉的浴巾围在他的腰上,她知道这一次没有闲聊了。他坐在床沿,双手掩面枕在膝盖上。

她把餐盘放在身边最近的一块平地上然后快步走过去“Doctor,怎么了?”

他抬起头来,就好像他的脑袋是整个房间里面最重的东西一样。Rose看到他棕色眸子的边缘闪着蓝光的时候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看起来好像眼睛上面蒙上了一层薄膜,水晶一样、闪烁着。看起来很美,也非常、非常外星人。

“R-Rose?” 他嗓音虚弱,她紧张地走上前去。

“你还好吗?你的眼睛变得很奇怪。”

他的嗓子里传出一阵抽气声像是虚弱的笑声,他的双手从脸上放了下来。“奇怪?”

“蓝色的,还闪着光。”她解释道。“你还好吗?”

“不!”

Rose因为他的声音而皱了皱眉,听起来有一点迟钝、慢慢的,几乎好像是他在组织语言的过程中遇到了困难。

“Doctor?”

“外星生——生理——剩梨——鞋(学)!”他眨巴眨巴眼,身子左摇右晃。(原句"Alien phys—physsi—fizzy-logy!"性感小十在线电音。原单词是外星生理学)

Rose上前一步稳住他的身子,当她得手触碰到他的皮肤时不禁一惊。“你好像着了火一样!”

通常情况下Doctor的体表温度比人类低几度,握着他的手就好像在大热天触摸一块凉凉的玻璃一样,并且当她问起来的时候,他会解释这是二元血管系统的一个副作用。一般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喜欢他的手被自己的手握住的感觉; 但是现在仅仅只是触碰到他的身体就已经难以忍受,好像要被烤焦了。

“烧,在火上。帮我灭火,特多水,煮开了咕嘟嘟冒泡声。冒泡声,剩梨-鞋的声!”Doctor嘟囔着,好像喝醉了一样。("Burning, on fire. Put me out, lotsa water, fizz. Fizz for fizz-ology."小十说话自带魔鬼电音)

Rose伸出手放在他的额头上。她的眉皱得更紧了,因为他把脸转向了她的手里,为她手掌的清凉。“你到底怎么了?”

“咖喱星的发烧,”他说,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过热处理预防感染,感冒,感动,感染——这个我刚刚是不是说过了?”他眨巴眨巴眼看向她。“Rose?”

“这个很危险吗?”

“非常,非常,非常。”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看着她的肩膀然后突然咧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什么很危险?”

“发烧。”Rose提醒他。

“噢,谁得了这玩意儿?”他因为来了兴致而睁大双眼。

Rose开始有一种不好的感觉。“Doctor,你说你得了咖喱星的发烧感冒。这个很危险吗?”

“哦这回事啊!”他满不在乎地挥了一下手。“切,才不呢。一点也不,才不 哼,否定,非也非也,nein(德语的不),错咯,毛都不算。完全无害。”他的咯咯笑声在平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奇怪。

“好——吧,”Rose瞅着他,并不喜欢他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的样子。“所以,这个病是怎么回事?”

“过热处理预防感染,”他缓慢地说,好像一个刚学说话的小孩。“咖喱星发烧相当于将体内细胞包裹在一种蓝色的微活性的物质中,来阻止任何病毒入侵身体组织……器官……贪官……什么官……”他摇了摇脑袋,“对抗体内病毒的入侵!”他因为终于导出了一个正确结论而笑容满面。“对抗病毒!”

Rose点了点头并试图把内容加工处理得对她来说简单一点。“所以,你眼睛里面蓝色的东西就相当于是你身体里面天然的对感染的抵抗——就是,抗体!”

“完全正确!”他毫不顾忌地戳她,用一根长长的手指点她的肚子。“完全正确。不。只是相当于抗体。它也阻碍正常的生理活动。我看不见了,而且我的语淹功能也不太整场。语言。正常。”他难为情地笑着纠正自己。

得知他没有什么危险让她松了一口气,然后笑着看他脸上蠢蠢的样子。他这样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

“我想到,”

“有这么一种可能,”他严肃地说,“有很小的概率我可能会变得,和正常状态有一点儿,一丁点儿,很小的一丁点儿,偏差。”

Rose憋回去一声笑。“是的。”

“但是我确定我不会的。”他满意地点点头。“我超级棒,我。超级棒!超——级,炒鸡!”(原句"I'm superior, me. Superior! Sup—ooh soup!")

Rose被他的古怪行为逗得实在忍不住想笑了。“关于这个发烧,我还有什么其他需要了解的吗?”

“我可能会变得有一点火热(hot)。跟平时差不多。嘿嘿,迷人如我!对不对,Rose?我很辣(hot)吗?你从来都没有回答过我,我性感吗,Rose?你觉得我性感吗?”他好奇地问。

Rose被他如此荒谬的一面逗得边乐边摇头。“你很神经质,如果有帮助的话。”

他扬起头好像在琢磨这个回答。“对!”

“我觉得你应该上床了。”

“我不是已经在床上了吗?”他一脸困惑。“你发烧的时候应该躺在床上。你会变得非常的热而且昏头涨脑的。有的时候你会觉得很难受甚至会呕吐,这样就一点也不迷人了。”

Rose调整好他的姿势直到他依靠着床头坐着,又拿了枕头垫在他的身下。“没错,是这样。”她同意道。

“你知道还有什么一点也不迷人吗?”

“什么?”

“一只Slitheen!”他打了一个颤。“非常不迷人。好像紫甘蓝呕吐出来的发霉紫甘蓝。”

Rose蹙额。“很生动形象嘛,Doctor。”

“谢啦。”

Rose拉过来一条羽绒被围住他,紧紧地把他裹起来。“好了,我们一起把你裹得又舒服又暖和,温暖的被窝,对吗?”

“窝在被窝就像蜗牛蜗居莴苣里的蜗牛壳”(原句"Snug as a bug in a rug.",性感小十在线hippop)他肆无忌惮地笑然后伸手去抓她的手,尽管她试图躲开。“Rose,我想要告诉你一件事,很重要的事。”

“什么?”

“我觉得,”他皱了皱眉,“我好像感觉有点不舒服(sick,恶心想吐)。”

她快速后退,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

“不,不是那种不舒服的不舒服(sick sick),只是不舒服。”他翻了一个白眼。“咖喱星的发烧会持续七个小时来消灭病毒。但是微——微波?”

“微活性物质?”Rose猜。

“对!”他得意洋洋地戳她。“微活性物质抑制感染,但是感染抑制抑制抑制力。”

Rose瞪着他。“什么?”

“抑制力!”他语气里有些受挫。“尴尬,沉默,害羞,冷漠,害羞,焦虑。统统摆脱掉,没了,拜拜,回见了您呐,aurevoir(法语再见),auf wiedersehen(德语再见),arrivederci(意大利语再见)。”(感谢小十没飙昆雅语或克林贡语,不杀翻译之恩)

“好吧。”Rose仔细思考他想表达的意思。“所以,你会变得又热又难受,迷迷糊糊还昏头涨脑的,会说一些意义不明甚至平时绝对不可能说出口的话。”

“对哒!”

“听起来很好玩。”Rose深吸了一口气。“所以我该做些什么?”

“呻吟,”他皱皱鼻子说。“遇到麻烦然后有的时候你会救我,这感觉很不错。”Doctor突然裂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喜欢你这样做。”

“我觉得……嘿!”Rose气恼地呵斥“我从没有呻吟过……我有过吗?”

“哦,只是非常偶尔的时候。”他无视掉她的抗议。“我很喜欢,因为代表你在这里。我非常喜欢你在身边。”

这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对她说过的最甜的话了。

“真的吗?”Rose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你很好闻,像落日、新雨还有蜂蜜。我打赌你尝起来也很好。”他叹了一口气,身子向后靠过去。“我很想品尝你。”

好吧,这一套可真是全新的。Rose一直很好奇现在这个Doctor对她的感觉。之前那具身体一直把他的嫉妒以及他对她的爱慕表现得很明显。而他,总是把自己的心思藏了个滴水不漏(played his cards very close to his chest)。

除非他的抑制力被抑制了,比如现在。

Rose更用力地咬自己的嘴唇来集中注意力。好吧,趁他现在这个样子来试图发现他对她的感觉的做法是不对的,错误的。

大错特错。

倒霉催的。(Damn it.)

“好吧,”Rose深吸了一口气。“我想说的是,额,我怎样能让你感觉好一点?”

“你抓住我的手。”他乐得蠢蠢的。“一直都让我感觉很好。还很热(hot)。”

Rose红了脸。信息量太大了。对于她刚刚缓和下来的心态来说过于刺激了,而且他第二天早上绝对会后悔说过这句话。

他会不会尴尬到重生?她明天就能知道答案。但是现在她必须控制住伤害程度。

“我怎么做才能让这个发烧好得更快一点?”

“茶!”他说得好像答案显而易见。“茶里有丹宁酸还有好多好多好东西。还有蛋糕。”

她皱眉。“蛋糕?”

“哦~对的,拜托了。”

Rose笑起来,起身去拿来的时候带进来的餐盘。她拿起来然后转过身去,震惊地看见Doctor正从床里爬出来。

“嘿,嘿,嘿!”她叫起来,又把餐盘放了下去。“你在干什么?快回到床上去!”

他站了起来,撅着个嘴。他裸露着的胸膛依然滴着洗澡时的水珠。“但是我身上还围着毛巾呢,我没有办法围着毛巾睡觉。”

他的手绕到腰上开始拉动那条围在他的腰上,遮住该遮住的地方的毛巾系的扣。

Rose的脸快速变红,声音也变尖了。“Doctor,我还在房间里呢!”

“我知道!”他翻了一个白眼就好像她是个傻子一样,然后解开了毛巾扣。

Rose飞速转身。

“你以前看过的。”他突然这么说。

“不,我真的没有过!”

他听起来有点困惑。“但是你一定看过,那次洗澡的时候……”

Rose转过身来,脸上表情百转千回意味悠长美如画。“什么时候洗的澡?”

他搔了搔头,毛巾下滑得在危险位置的边缘试探。“emmm,是我想象出来的吗?”

Rose无法阻止接下来冒出嘴边的话。“你想象过咱们两个人一起洗澡?”

“哦是的!”他兴奋地点头。

“哦。”Rose感觉头有点晕。

“还有在地板上,”他继续说,掰着手指头数,Rose长大了嘴,“在厨房的桌子上,抵着控制台,在花园里,抵着墙,在零号房间,在壁炉前,在浴缸里,在台球桌上。呼,手指头不够用了。”他举起了双手。“真不方便。”

Rose张开了嘴又闭上了,对于这场惊天自爆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他拉扯自己的一只耳朵。“你确定我们没有在洗澡的时候做过爱吗?”

“如果有过的话我会记得的。”她虚弱地说。

他失落地耷拉下脑袋叹了口气。“倒霉。”

她大脑一片空白。他实际上想要,甚至想象过,在这些地方跟她做爱。好像,还有其他地方。

“也-也许,你应该回到床上?围着这条浴巾,好吗?”她缓慢地提议道,把过剩信息留到未来研读列表。在台球桌上?他们竟然有台球桌?

“好吧。”他的语气里有孩童般的兴奋,转身爬回到床上。他钻回到被子里的时候屁股在空中扭了扭。

屁股不错。

Rose默数十个数,平稳气息。

他病了。他病了。他病了。因此上他是不对的。至少现在不对,不管怎么说。

【翻译】A Spark of Hope(下)希望的火花

雪花从Doctor的绿色天鹅绒大衣上飘过。Doctor在巴黎的街道漫无目的地闲逛,他的大脑却始终被那个女孩占据。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怀表,已经是午夜了。

他耸耸肩,朝着回TARDIS的方向走去。来一杯热茶或许再听听爵士,在心里为自己的计划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视线离开怀表,径直离开。

然后Doctor就看见她站在那里,站在纷纷皑皑的白雪里,头向后仰,闭着双眼,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他把表揣回自己的马甲然后慢慢走向她。她看上去那么的宁静,那么的幸福,与他能看到的她身上的未来形成鲜明对比。

她很可爱,这显而易见,穿着美丽的绿色丝绸,手里拿着扇子,不过此时垂在身侧。他意识到,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有关那句话的几段回忆有浮现在脑海,不过他选择忽视掉它们,走了过去。

她的眼睛睁开了,惊讶地看着他,“Hello,”他说,因为觉得这对她来说会是正确的打招呼方式。(原文是just because it felt like the right thing to say. 我觉得是因为当时英语还不常用这个词打招呼,就算用也是用于熟人,不像现在随便用,尤其不该对一个才刚刚第一次见面打扮得很高级的女士。我就这样意译了。)

“Hello。”她腼腆地笑着答到。

“我能问一下像您这样美丽的女士为什么会独自一个人站在雪中吗?”他问道,同时牵起了她的一只手并在手背上落下一枚轻吻。

她立刻红了脸,Doctor着迷地看着她。“我刚刚跑过去的时候经过了你,对不对?”她问,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对,确实。”他回答,微微皱了皱眉。然后他微笑着说:“这是一个适合奔跑的夜晚,我能想象得出来。”

Rose笑了起来,Doctor也不自觉地跟着笑。他是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我只是因为有趣才跑的,”她说,“这么宽阔又这么空荡荡的巴黎街道。我怎么能拒接?”她玩笑地问道。

Doctor因为这个回答咧着笑: 他是正确的,这个女孩儿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那就意味着她是在做时间旅行。但是她又看起来不像之前遇到过的任何一位时间特工。而且,她又好像来自据此不太远的未来。也许是20世纪或者21世纪的地球。

其实有另一种思路可以很准确地解释为什么她身上的时间线那么复杂多样,但是他不打算考虑。只要他假装没有意识到这种解释,他就可以亲近这个美丽的造物而不必担心会影响些什么。毕竟,干扰自己的未来可是被严格禁止的。

“来点软糖?”他问Rose。拿出来一个白色的纸袋。

她笑了笑并伸手拿了一个橙色的,Doctor很疑惑为什么自己对此并不意外。就好像他知道她会这么选。他很快叫停了自己的思考,因为这样只会更加确认自己之前的猜测。

“我还不知道他们这个时候就会做软糖了呢!”Rose说。

Doctor笑了,“你的观察很敏锐嘛!是不是,亲爱的?”这是个反问句。

Rose笑着问:“所以你是一个时间特工咯!”

他想好好嘲笑一番这个“结论”然后告诉她自己是一个时间领主。但不知什么原因他制止了自己。“啊,不。就是来旅游的。”

“跟我和我的朋友们一样,”Rose点点头,“我叫Rose。”她说。

“John.”他撒谎了。

“我的朋友有的时候会用这个名字。”她说,可能是在表达她知道他撒谎了。

“这是一个常见的名字。”Doctor微笑着反驳,不想屈服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而带来的虚脱感: 她是一位同伴。他的同伴,在未来。而且是不久的将来,如果他对时间线的观测是正确的话,据他所知,现在这具身体在这方面干得不错。

她笑着点点头。“确实是。”她嘟囔了一句。

“你不冷吗?”他微微皱起眉头问。

“一点也不,”她笑着说,“奔跑确实有助于御寒。”她厚脸皮地答道。

“是啊,我想也是。”他低声说。

“所以,为什么你自己一个人过圣诞?”她问。

“我之前根本不知道这是圣诞节。”他说,并且他确实直到走出TARDIS才意识到他降落在了圣诞节。

“但依然,”Rose说,“没有人应该独自一个人过圣诞节。”

他被逗乐了。“但是你可是一个人哦!”他指出来。

“好像是这样,”然后她笑了笑,“那么,圣诞快乐!”她说,然后让他大吃一惊的是,她在他的嘴上轻啄了一下。

他太震惊了以至于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但是Rose先移开了身子对他笑了笑。“再见啦!”她笑着跑远了。

感觉就像是那枚吻在他体内点燃了一个火花,顿时令他感到周身一阵战栗,就种感觉如同远方的战火带给他的恐惧一样。那个时刻将要来临,他知道。但是似乎最后还有希望。“Rose...”他喃喃道,“Rose…”

回到了TARDIS,Rose发现Doctor还待在控制台下面,试图修好它。他抬头看见Rose进来对她咧嘴一乐,Rose也笑了笑当作打了招呼,随手把扇子甩到了高脚椅上伸了个懒腰。

就在这个时候Doctor突然感觉有什么事情又回到了脑海中。一个熟悉的女人的身影站在雪花纷飞的巴黎圣诞节的街道上。他在脸涨红了的同时赶紧低下头。Rose亲过他。对他来说是发生在很多很多年以前,而对于她来说就在刚刚。

怪不得TARDIS把他们丢在了这里。这是一个一直在等待着他们的悖论。他在那时候感受到了即将到来的一场恶战,但是却又牢牢地抓住了生的希望。也许他都忘记了求生欲本身是什么感觉。

但是Rose向他展示了。一枚来自一位熟悉的陌生人的轻吻,在圣诞节,永远的改变了他的生命。

“我要去睡觉了。”Rose宣布。
“晚安。”

“晚安。”他回应,但没有转过头看她。他不觉得他能控制自己不去继续多年以前的那个吻如果他现在仅仅只是注视着她的话。当她消失在TARDIS的深处以后,Doctor慢慢从控制台下面爬了出来。

他永远也不能感谢Rose给了他一点点希望,支持他走过了时间大战。更不用说自从真正遇见他之后为了他能转好而做出的种种。

不,他永远也无法偿还。但是他能向她展示宇宙中最瑰丽的一切。他可以向她展示他的爱意通过一起行走过的所有地方,一起帮助过的所有人。

他满意地转向了控制台。他可以选一个宇宙中最美丽的星球之一算作一个开始。他笑了起来,并将降落地点选在了“哭泣的女人”。

【翻译】Hands off the Blonde by Lumendea

短得惊人的翻译

但是是九叔 rose Jack三人组,所以,我就发了。(就算不够塞牙缝,但是也是粮啊!)

Rose笑着走进控制室,看见Doctor正在控制台下面修着什么东西,Jack也探着身子“帮忙”。Jack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便抬起头,视线从她的胸前扫过。他不禁咧嘴偷乐,勉勉强强忍住笑给她树了个大拇哥。

感觉气氛安静得不太对劲儿,Doctor停下了手里的活儿从控制台下面滑出身子。

“怎么了?”

他抬头看见这年轻人的眼神正注视着远处。Jack不怀好意地笑着耸了耸肩。

“我只是在欣赏我给Rose的这件新衬衣,”Jack说,“鉴于我从踏进TARDIS的那一刻就收到了这句警告,我觉得整个宇宙其余的所有男性也应该收到这份警告。”

Doctor皱着眉扭过头去,看到偷乐着的Rose的时候差点儿没被自己呛到。Rose又故意挑逗地笑着整了整衬衣。Doctor则放弃抵抗,看着这几个字说不出话:

“即将到来的暴风雨警告你,别碰那个金发女孩儿”

【翻译】A Spark of Hope (上)希望的火花by bubblygal92

正在要授权。这是我第一次翻译。本来以为限制我翻译因为英语不太好,结果没想到是因为语文不好!见谅。。。有什么问题欢迎指出来。

预计分两次翻译完全文。

正文

任何事情都不会被彻彻底底地遗忘,至少,不见得是如此。当一点支离破碎的片段能被想起的时候,那段回忆就回来了。

这句话出自书目“无聊透顶”名下的专业书之一里,他小的时候曾经读到过,太小了以至于记得并不是很真切。直到他的上一个身体,他都没有彻底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是现在,情况变了。至少他变了。一位更年长、更智慧的将至之风暴,时间的捍卫者。

再者,就像上一具身体一开始时那样,他对于时间的感觉异常敏锐,有的时候他无需努力就能阅读时间线。另一些时候,他则会更加慎重。悄悄瞥一眼未来然后将时间线向正确的道路上轻推一下,他还会尽量简单地影响时间线,而不是出手干预。他并不介意干预时空但是他可不想被其他的时间领主架回咖喱星。再一次。

而且,他曾经答应过Romana不会再陷入麻烦。他的老朋友,也就是现在最高议会的女总统,虽然经常被他的古怪举动逗乐,也曾经警告过他不再强加干预。他曾经想要去让她回想一下当他们一起在时空中四处旅行时她干预过的那些时间线,但是他选择保持沉默。他知道总统的话就是族中法律,毕竟他曾被提名总统,两次。

但是这些都和他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当年专业书中的那句话没有什么明显关系。这和他会经常回忆起他的童年不一样。还有太多的痛苦回忆。然而这句话还是不停地在他脑海中回响,仿佛一句魔咒,令他警惕。

他对时间的敏锐感知经常难以控制,尤其是当某个人有着非同寻常的活跃度的时间线的时候。就好像飞蛾扑火,他则是被不确定性所吸引。但是今天,巴黎一个寂静的圣诞节,他平静地独自曳步,并不期待任何麻烦发生。这一次,他无意匆忙,满足于这种慢节奏。

然而,这好像并不适用于迎面跑向他的一位金色头发的女孩儿。他停下脚步,侧头好奇地看着这个女孩儿。汹涌奔腾的众多时间线径直冲来,令他不禁猛地倒吸一口气。她是那么的辉煌,闪耀,比他一路上经过的任何城市灯辉下点亮的圣诞树都要明亮。

她,与之相反,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对她目瞪口呆的男人并经过他跑进了一个街角。Doctor张着嘴盯着她,而她仿佛踏着华尔兹一般进入他的生命,又一个华丽转身不见了踪影,一切只在瞬息之间。但是她甚至把那生命中的一息也偷走了。(She had waltzed in and out of his life in a breath but she had even managed to steal that breath. 我尽力了,原文还是很美的,不是那么矫情)

他站在那里努力回忆她的容貌,全然不介意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站在白雪覆盖的道路中间直勾勾地盯着街角。他努力地去回忆,却始终想不起来,只能想起来她奔跑时飞扬的金发和粉红的脸颊。她看起来并没有受到惊吓,身后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追赶她。她跑起来的样子让他联想到了他自己——她奔跑只是因为她想要这样做。他对这种感觉非常了解。

他轻笑着摇了摇头: 真的是变老了,就这么忘记了几分钟之前讲过的面孔。他最后再向那个街角投过一次期待的眼神之后离开了,只好就此作别那个神秘的金发女孩儿和她身边围绕的无数的时间线。

Rose Tyler独自一个人跑过巴黎覆盖着积雪的街道,感觉自己像一个胡闹的小孩儿。TARDIS出了故障,所以不得不紧急着陆在一个之后才意识到是美好年代时期巴黎的地方。(美好时代也叫黄金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前后,19世纪一直到一战爆发)

一听到他们降落的地方,Jack就窜到了红磨坊。他暗示他想带上Rose跟他一起过去,但是Doctor一记眼刀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而决定一个人独自前往。Doctor,依然因为Jack的话生闷气,自闭在TARDIS控制台下他常在的位置,修理坏了的零件。

Rose想要陪着他,但是当她第三次几乎睡过去之后,Doctor叫她回去睡一觉。

“我不是困,我只是无聊。”Rose指出来。

“那就出去走走。”他建议道,然后马上脑内扇了自己一耳光,眼看着Rose兴奋地跳起来冲向了衣柜。

为什么我要建议她出去走走?天知道她又会陷入怎样的麻烦?她一直都是个危险友好型体质,但是独自一个人夜晚在美好年代的巴黎里闲逛,那就是在邀请麻烦上门。

尽管如此,他还是知道自己没办法阻止她。他想出去陪她但是他对于TARDIS为什么把他们丢在这里而更感到心神不宁。所以他沉浸于自己脑内的一番天人交战,以至于当Rose出现在控制室的时候,他惊讶得自己时间领主的脑子都卡了壳。

他张着嘴看着她。

“太过了吗?”Rose问,因为他的注视而有一点难为情。她低头瞅了瞅自己绿金色长袍: 低领口,华丽的丝绸上点缀着珠子。她戴着长而白的绒面革手套,还拿着鸵鸟毛扇子。她将自己的头发在脑袋后面束起了一个圆发髻,还画上了这个年代的妆容。Rose又有一点难为情,Doctor的双眼对上了她的。

“呃,看起来不错。”Doctor尽可能假装自己说得不以为意。

“谢了,”Rose说,尽量让自己听起来不如自己心里想得那么失望。她刚刚期待自己能听到比“看起来还不错”更好的评价。“我感觉自己好像美女与野兽里面的Belle。”

“哦,对,一个不错的故事。”他说,很高兴能有一个不一样的话题以防自己陷入华丽的丝绸是怎样包裹着她身体富有女人味的曲线的幻想中。“写于1740年,在我们降落的时间一个半世纪以前。Gabrielle-Suzanne Barbot de Villeneuve写的这个故事最早的版本。当然了,这个故事随着时间推移也在改变。变得更加迪士尼化了,”他解释道。

Rose点点头,但是心不在焉。“啊……那……一会儿见。”她说,向门口走去。

“小心着点。”Doctor朝她喊,尽量不展示出自己的担忧。

摆了摆手,这就是他收到的回复。